您所在的位置:第五信息门户网>文化>湖北省作协主席李修文谈新作:为那些不值得一提的人或事建一座纪

湖北省作协主席李修文谈新作:为那些不值得一提的人或事建一座纪

2019-11-03 18:57:41  

湖北作家协会主席、著名作家李秀文

长江日报-长江网9月24日电(记者周满震)作为首届武汉文学周的第一项活动,24日,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、著名作家李秀文将新书《献给江东父辈》带到江汉大学清远书店分享新书背后的故事。

《江东老人》是鲁迅文学奖获得者李秀文继获奖作品《山川藏红花》之后创作的全新散文集,总字数约20万字。其中包括十多篇散文,如他在《收获》同名专栏中发表的《玉林三关》、《我也是一名戏剧演员》、《女演员》。像《山川藏红花》一样,《江东老人》的写作对象也强调了人的本性。书中有民间艺术家、与孩子失散的中年男人、过期的女演员和流水线上的工人……李秀文写下了他们的力量、勇气、善良,并在封面上庄严地写道,“为世界上那些不值得一提的人或事建一座纪念碑。”

这个称号来源于项羽拒绝穿越江东的典故。

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、著名作家李秀文《江东父老新作》

李秀文说,新书《江东老人》受到项羽的影响。众所周知,项羽是一个失败的英雄,他拒绝穿越江东,也没有脸看江东老人的典故。在写作中,我会无意识地期待荆楚风格的复兴。我希望从美学上恢复“田文”和“山鬼”的传统,我也希望一个接一个地写下来,像项羽和屈原一样,在现代生活中拒绝和陪伴我们

楚文化对李秀文的影响还体现在他小时候住在钟祥的农村,听和看了很多戏剧,如楚剧和鼓戏。“农忙一结束,剧团就来了。即使是农村的小戏也有迷人的力量,体现了中国古典语言的修辞之美。因此,我的写作也受到歌剧的影响。我甚至认为我小时候看过的《滚垫弹匣》中的仓洼是《小王子》的中文版本。"

为那些不值一提的人建一座纪念碑。

湖北作家协会主席、著名作家李秀文

李秀文坦言,“山川藏红花”的长度相对较短。“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在旅途中写的,有一个紧急章节的味道,比如阅读佛经和做作业。面对自己,一个人会越来越了解自己。”然而,当他写《江东老人》时,他开始感到不满足,想写一个更广阔的生活,写一个生活的深度。“我赞美善良,但是善良的具体表现比想象的要复杂得多。我赞扬了这种热情,但热情最终会化为乌有,失去信心。”他认为中国文学的魅力在于看到他建造高楼,看到他的建筑倒塌,最后变成白色和干净。他说,这种从温暖到沉默的转变是中国文学的终极魅力,也是他十多年来游历祖国山川时所经历的巨大孤独。“人和人不能互相安慰,怎么找到安慰?因此,《江东老人》中的文章比较长,而且必须很长,这样才能使活跃于其中的小人在搬运泥牛、杂草甚至两岸落水的人时变得更富有、更客观、更平静

因此,在他写完《山川藏红花》后,他等了很长时间,直到他有了正确的语感和心情来写这本书。在此之前,他一直在读《古诗十九首》并让自己演奏。“每次他读它,他都能看到一座寺庙,一座普通人感情的寺庙,在一片荒芜的灌木丛中,在一个倒下的葡萄架下,在一个破败的阁楼里。太神奇了。”

充满故事、原创风格的散文

当李秀文年轻而出名,创作充满活力时,他在一年之内在《收获》杂志上发表了两篇长篇文章。很快,他的个人生活和创作遇到了巨大的问题。作为一个知行合一的作家,生活和写作需要相互揭示,他不会写作。为了生存,他从小就喜欢歌剧,开始写剧本。他为自己找到了一条路,也从一个住在书房的人到一个广阔的世界。他加入了不同的制作团队,在这个过程中遇到的人员给了他新的写作动力和热情。

《致江东父老》中的“女演员”就是由此经历而来的。一位处于人生低谷的女演员遇到了一位无聊的作家。“就像一只只知道如何生存的小老鼠,她伸出了一半的手,却缩回了它。我想写道,世界上有这么一盏灯,尽管这位女演员至死都不知道她对我的生活表现出的仁慈。”

李秀文的散文充满了故事,在写作技巧上打破了传统的散文写作方法,将戏剧、音乐、电影、小说等元素运用到散文中,增强了可读性。因此,这位女演员在《收获》出版后,一些评论家把它误认为一部小说。

对此,李秀文说他在写作中只追求审美意义的真实。“我尽最大努力采访人们,尽可能接近他们,而不是恢复他们。作家的责任是创造一种生活美学,放下自己的精神和灵魂。”

[编辑:朱锡东]